访重修清史专家:曹雪芹和努尔哈赤同等重要

  十四史”之后的当代修史工程规模前无古人,十年中将有几千名清史研究学者参与。与传统的开史馆修正史不同,这次清史纂修采用了工程项目招投标管理的模式。到今年11月5日,这项工程完成第四轮招投标评审,三分之二以上的研究课题确定了最终的课题主持人,明年有望启动所有课题。

  除规模宏大、体例完备外,这次清史纂修的历史视角将不同于民国之初修撰的《清史稿》,在具体历史事实的评判上也会有别前人,如肯定清兵入关带来统一,曹雪芹可能列为重要性等同努尔哈赤的特级人物等。

  马大正 男,清史编纂委员会第一副主任。1938年9月生于上海,1963年7月山东大学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研究生毕业。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,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2002年秋受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戴逸聘请参与清史编纂工作。

  新京报:新中国成立至今,清史编纂被提出过三次。前两次都没能最终启动,现在能够启动的条件是什么?

  马大正(以下简称马):简单来讲,条件有这么四个:人才队伍、研究积累、研究氛围、研究经费。从现在的大环境来看,这四个条件基本具备了,我们有了一个世纪的研究积累,有了一个2000多人的专家库。特别是研究环境的具备,我们现在的学术研究基本上可以不受非学术因素的干扰。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一点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  马:我们祖先给我们留下了两份历史遗产,一个是统一的中国,一个是多民族的中华民族,这两大遗产的具体表现就是我们现在的中国。我国现在的疆域是在清朝形成的,我们的民族格局是在清朝形成的。严格意义上来说,我们国家是在清朝才跟世界融为一体的,不管它是主观还是被迫。对于融入到世界中的这么一个封建王朝,很多东西需要我们重新认识研究。

  马:比如清兵入关,我们会站在17世纪40年代的立场,当时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的政治核心来领导,这个统一确实有好处,它随后导致的康乾盛世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可圈可点的。对于留头不留发等对待汉民族的政策,提到但不会去渲染,清朝的政策也是调整的。但是不论也不可能,比如写到史可法,我们可能更多肯定他的气节,而不过多强调他对明朝的忠心。义和团以前我们一直在颂扬它的爱国精神,忽略了它的盲目排外。这次我们会一分为二地看待这个问题。

F